快捷搜索:  

Soul:高丽承压 盈利问题难解

烧钱迅速做大规模谋求上市,资金端再次承压,巨额销售费用等量换取收入,盈利问题短期难解。 

胡楠/文 

据招股说明书,Soul为一款以Z世代为目标客户的(de)虚拟社交平台,SoulApp上的(de)所有用户均通过虚拟身份以avatars方式参与社交互动。 

据艾瑞咨询报告,2021年,Soul月活跃用户数量为3160万,同比增长51.60%,其中Z世代占比高达74.90%;每名内容创作用户平均每月发布5.8则贴文;用户在Soul上平均每月创造104亿条一对(dui)一讯息;Soulapp的(de)贴文回复率超过91%,回复总数为17亿次。 

单纯从数据上看,Soul是(shi)一款用户活跃度超高,且极具增长潜力的(de)社交平台,用户数量大,活跃度高,意味着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变现能力强。不过,需要注意的(de)是(shi),Soul经营数据看似十分亮眼,但其背后却存在危机。 

概括来说,经过持续性的(de)烧钱,Soul几轮融资所募集的(de)资金即将见底,依靠烧钱的(de)确可以快速做大收入规模,但亏损金额也随之扩大,而同样围绕陌生人(ren)社交的(de)陌陌、探探已经出现用户负增长的(de)问题。在此背景下,Soul短期内恐持续大额亏损。 

资金承压 

据企查查,Soul成立于2015年6月17日,而其竞品探探成立于2014年12月26日,两公司(gongsi)(gongsi)成立时间(shijian)大体相差半年。 

2015-2019年,Soul共经历了5次融资,融资金额分别为20万美元、150万美元、450万美元、2600万美元、5700万美元,共计8920万美元。 

据企查查,在被陌陌收购前,即2015-2017年,探探共经历了4次融资,融资金额分别为500万美元、1300万美元、3200万美元、7000万美元,合计1.2亿美元。 

从融资规模来看,Soul为探探的(de)74.33%,按道理来说,成立时间(shijian)相差不足一年,产品(chanpin)本质相似,融资规模相近,两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营业收入规模理论上不应相差巨大,但实际情况是(shi)两者收入规模却大相径庭。 

据第一上海研报,2019年第二季度,探探收入高达5.17亿元,而2019年全年Soul营业收入仅为7070万元,两公司(gongsi)(gongsi)收入规模差距明显。更为重要的(de)是(shi),截至2019年年末,Soul账面现金及等价物仅有4120万元,其当期净亏损额为-3.53亿元,经营活动所用现金净额为-2.79亿元,由此看来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资金状况岌岌可危。 

2020年5月,Soul迎来了“续命钱”,其获得了腾讯系企业(qiye)意像架构投资(香港)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下称“意像架构”)1.35亿美元的(de)投资;次年7月,Soul又获得了意像架构与miHoYo Limited(下称“米哈游”)的(de)投资,合计1.77亿美元。 

不过,如此程度的(de)融资依然未能解决Soul的(de)资金问题。截至2021年年末,其账面现金及等价物为9.10亿元,而2019-2021年,公司(gongsi)(gongsi)净亏损分别为-3.53亿元、-5.79亿元、-13.24亿元,经营活动所用现金净额分别为-2.79亿元、-2.38亿元、-7.94亿元。 

从数据上看,2022年,如果Soul造血能力未能有大幅改善,或者其未能进行及时的(de)融资,那么其资金链必将出现问题,这也就是(shi)说,公司(gongsi)(gongsi)急需上市融资缓解资金问题。 

另外,Soul为了“救命钱”也付出了不小的(de)代价,根据招股说明书,上述交易完成后,意像架构持股比例高达49.90%,成为公司(gongsi)(gongsi)第一大股东,而Soulgate Holding Limited(下称“Soulgate”)持股比例则下降至28.50%。 

从表决权角度来看,Soulgate依然控制着公司(gongsi)(gongsi),其表决权比例为49.90%,意像架构表决权比例仅为28.50%,因为意像架构将相当于3650万普通股的(de)优先股所附的(de)投票权委托给Soul实际控制人(ren)张璐代为行使。 

虽然意像架构的(de)授权有助于Soul的(de)稳定、持续经营,但也不乏几分有意避免监管的(de)意味。 

业务模式单一 

据招股说明书,2020-2021年,Soul营业收入分别为4.98亿元、12.81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604.33%、157.26%;经营亏损分别为-5.05亿元、-10.45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-66.03%、-107.03%。 

从数据上看,得到意像架构加持后的(de)Soul收入规模一路飙升,但是(shi)亏损金额也随之不断走高,而稍显乐观的(de)是(shi),公司(gongsi)(gongsi)月活跃用户保持了“不错”的(de)增速。 

据招股说明书,2020-2021年,Soul的(de)月活跃用户数量分别为2080万人(ren)、3160万人(ren),同比分别增长80.87%、51.92%;月付费用户数量分别为92.93万人(ren)、170万人(ren),同比分别增长245.59%、82.93%。 

不过,营业收入与月活跃用户的(de)快速增长并非是(shi)没有代价的(de),2019-2021年,Soul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2.04亿元、6.21亿元、15.13亿元,即2020-2021年的(de)增量分别为4.17亿元、8.91亿元,同期营业收入增量分别为4.27亿元、7.83亿元。 

从数据上看,Soul营业收入增量与销售及营销开支增量几乎是(shi)同步增长,这也就是(shi)说,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营业收入增量是(shi)通过“烧钱”1:1换来的(de)。 

而且,2019-2021年,Soul销售及营销开支占当期营业收入的(de)比重分别为289.11%、124.79%、118.09%,其在营销方面的(de)开支已经超过了当期收入,这显然不是(shi)一种健康的(de)增长方式。 

除此之外,Soul存在业务模式单一的(de)问题,从招股说明书所披露的(de)信息来看,其核心竞争优势(youshi)主要有两点:第一,Soul为用户提供了虚拟身份,用户均以avatars形式参与社交互动;第二,Soul是(shi)一款基于非颜值的(de)社交网络平台,根据算法及用户兴趣图谱为其匹配其他(ta)志同道合的(de)Souler。 

乍看起来,Soul似乎走出了一条差异化竞争路线,但实际上其竞争优势(youshi)与陌陌、探探,甚至微信曾经的(de)漂流瓶、摇一摇并无本质上的(de)差异,均围绕“陌生人(ren)”社交拓展业务。虽然Soul极力宣称其去中心化以及元宇宙的(de)标签,但依然无法改变“陌生人(ren)”社交的(de)本质。 

既然是(shi)社交软件,就离不开几种最普遍而且高效的(de)变现模式,即会员订阅、直播服务(fuwu)、手机游戏、广告业务,作为“陌生人(ren)”社交的(de)头部企业(qiye),陌陌在上述4个领域均有不同程度的(de)发力。 

据Choice数据,2020-2021年,陌陌已经连续多个季度营业收入负增长。要知道,2018年2月,陌陌全资收购探探,如果没有探探的(de)并表,陌陌的(de)负增长极有可能提前到来。 

更为严重的(de)是(shi),2018年12月,陌陌的(de)月活跃用户数量就已经达到了1.13亿人(ren),而根据最新财报数据,2022年第二季度,陌陌的(de)月活跃用户数量下降至1.11亿人(ren),这也就是(shi)说,近年来,陌陌月活跃用户数量处于小幅下滑的(de)状态。 

由此可见,“陌生人(ren)”社交行业大概率已经出现了增速停滞或者负增长的(de)问题。 

与陌陌相比,Soul的(de)盈利模式极为单一,据招股说明书,其最主要的(de)变现方式为增值服务(fuwu)。具体而言,增值服务(fuwu)包括虚拟物品销售和会员订阅,Souler可以使用Soul币(人(ren)民币充值后获得,类似于Q币)购买虚拟物品及特权,而成为会员则可以享有各种限制特权,例如购买会员专享的(de)虚拟物品的(de)权利等。 

2019-2021年,Soul增值服务(fuwu)收入分别为7070万元、4.85亿元、12.03亿元,占当期营业收入的(de)比重分比为99.99%、97.43%、93.86%。需要指出的(de)是(shi),增值服务(fuwu)收入的(de)增长与月活用户以及月付费用户数量直接相关,在盈利模式单一的(de)情况下,Soul想要保持持续增长,除了提高付费率,还要不断增加广告及推广开支以获取“新用户”。 

不过,从公司(gongsi)(gongsi)上述销售及营销开支的(de)投入产出情况,以及陌陌的(de)经营数据变动来看,单纯依靠增值服务(fuwu)业务,Soul的(de)收入很难保持持续增长或者扭亏为盈。 

当然,Soul似乎也意识到了其盈利模式单一的(de)问题。2021年第一季度,公司(gongsi)(gongsi)从好(hao)物服务(fuwu)获得收入。具体而言,好(hao)物业务实现了Souler互相发送实体礼物的(de)功能,实体礼物由Soul的(de)供应商提供,用户在Soul上购买好(hao)物,由供应商在线下将实体礼物发送给礼物的(de)接收方,Soul则通过上述交易赚取好(hao)物价格之间的(de)差价。 

从数据上看,Soul的(de)好(hao)物业务开展并不顺利。据招股说明书,2021年,公司(gongsi)(gongsi)营业收入中其他(ta)业务收入仅有83.10万元,要知道,Soul月活跃用户数量为3160万,月付费用数量为170万人(ren),在如此用户规模的(de)情况下,好(hao)物业务的(de)收入金额不足百万人(ren),很难说这是(shi)一项成功的(de)业务。 

由此可见,业务模式单一、其他(ta)业务拓展受阻、依靠持续性的(de)推广费用投入“拉新”……很难将公司(gongsi)(gongsi)拉出亏损的(de)泥潭。 

针对(dui)上述问题,《证券市场周刊》已向Soul发出采访函,截至发稿,公司(gongsi)(gongsi)方面未进行回复。

(责任编辑:韩艺嘉)

查看余下全文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(de)"发现",使用 "扫一扫"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(wo)的(de)朋友圈。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(zixun)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(ren)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(jian)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Soul:资金承压 盈利问题难解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19人留言! 共有:819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